【反對無效的賦豪CP──MC、洪嘉豪】
by Hazel Leung | 20 Sep 2021

大家鍾意「賦豪雪糕」嗎?不知大家會否跟我一樣,近期無限loop MC 張天賦的《反對無效》與Kaho 洪嘉豪的《逆時車站》。前者是一首極致浪漫情歌,講述男生奮不顧身地為著戀人向前衝的愛;而後者則是一首讓人心痛得入心入肺的青春時空戀曲。歌曲或多或少反映著他們的真實情感,看來MC和Kaho 這兩位大男孩一樣都是對愛情認真、會為愛去付出所有的人。就如《窮小子》係講:「我會為咗你,做番一個負責任嘅人,我會為你而努力,會為你爭番口氣。」這兩個同樣對愛情執著認真的男生走在一起,不知會有甚麼火花?應該是說,如果MC和Kaho一起開音樂會,演繹對方的歌,不知會有甚麼意想不到的碰撞?太讓人期待了吧!?在此懇求華納高層給他們開音樂會!


你們這個「賦豪雪糕」fans們好鍾意

Kaho: 「我不是太喜歡其實。其實我和洪嘉豪不是很相襯的,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

MC: 「我直情反感。只不過是有一日,你不停地侵犯我,俾高層拍到片。」



鍾意對方嗎?

MC:「當然不喜歡啦,點解會鍾意呀,我不是太多好感,即是你見我們坐在一起都有很一些避忌,他除了歌好聽和靚仔之外,我就沒什麼太喜歡他了。」

Kaho: 「他除了歌之外,其實他沒有什麼缺點。(笑)」



想一齊開音樂會嗎?

Kaho:「其實都想的,如果在沒選擇的情況下,勉強都可以揀MC做我的partner。」

MC: 「這麼勉強你啊?我都很希望接下來有機會可以開音樂會,因為我們識於微時,之前都有一起玩音樂,但是當時的洪嘉豪都還是一個琴手,現在他已經晉升到歌手

,已經有自己的歌。如果有機會同台演出的話,其實都是一件很神奇的事。」

Kaho:「我覺得我唱歌神奇多一些,因為之前跟你出去都是你唱多一些,如果有機會同台演出的話,我便唱歌吧,好嗎?」

MC: 「好呀!」



那麼會想玩甚麼?

Kaho:「可不可以在台上打人?我想單方面做,我想表演這種東西。」

MC: 「我只是想專心做好自己的音樂,我是一個專業的歌手來的因為。」

Kaho:「不是,我沒有說我的音樂做得不好,只不過有一個餘興的部份,你都可以諗一個,你現在即時諗一個餘興的部份吧!」

MC: 「不用了,我不喜歡用肢體去攻擊人,我唱好些歌已經是攻擊了你。」

Kaho:「……你唱好些歌已經是攻擊了全香港的歌手添!」

MC: 「不是,我只是攻擊你。」



最鐘意對方邊首歌?

MC: 「不快樂怪誰,失散後隨便活過去。過去像雨水,想愛但愛誰,搜索著留戀的證據,先知跌得多碎。掉進海的眼淚,淹浸我於「家」裡(心裡),沉重內疚不敢移除,沉落絕望,甚麼也失去。」

KaHo:「我想問工作人員有沒有藥水膠布?因為你已攻擊了我,我受傷了。」

MC: 「藥水膠布醫不好的,你過來我的懷抱裡不就痊愈了。」

KaHo:「不要搞我可不可以……我最喜歡你最近的一首新歌,Yeah we're breaking up,No more faking love,’Cause I am a loser。真是……30幾度你不要攬住,走開啦 !」

MC: 「邊有30幾度呀?我們兩個咁cool,點會熱?」



嘉豪,如果要你為MC創作一首歌

Kaho:「不要玩吧,今朝我們化妝的時候,我給他聽了幾首歌的demo,他聽了第一句或者第二句,他已經說不喜歡,我怎麼會有榮幸可以給他寫歌。」

MC:「都叫你俾首《窮小子》給我。」

Kaho:「《窮小子》?我們合唱《窮小子》吧,看看有沒有機會。」

MC:「希望有吧。」



嘉豪曾經奪得叱咤樂壇生力軍金獎!MC有信心可以奪得嗎?

MC:「你問我就一定好想的,因為這個機會是出道就只得一次。」

Kaho:「我答過了這些問題,你諗吓,我出道得一次,如果今次拎不到,之後就冇得再攞新人獎了。」

MC:「有冇得再出道?」

Kaho:「有的,你改名就可以了,但我覺得你可以多些信心,你的歌又好聽、聲又靚、人又靚仔,無缺點,咁完美!你攞咗了,現在頒俾你。」

MC:「多謝你。。。。。。 多謝你。。。。。。」



後記:

拍攝當日整個早上都下著雨,正想著外景拍攝或會因而取消,但在大家的堅持下,天公造美竟然停了雨,我們就在時而陰天、時而下著綿綿雨絲的花園裡渡過了一整個下午。跟他們的音樂路一樣,彷彿只要堅持就會見到光!

而這對賦豪CP,無論在鏡頭內或外,他們也一樣「攬頭攬頸」,正確的說法是MC不停擁抱著Kaho,Kaho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他們之間的(兄弟)愛,旁人也能感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