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or Haute Couture S/S2019】有如時裝表演的馬戲班
by Hazel Leung | 22 Jan 2019

「這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都不是,這是小丑*。」在最新的Dior Haute Couture S/S2019系列之中,採用了馬戲班這個令人陶醉的主題。



馬戲班是個奇妙的世界,那個國度是如此稀奇古怪,活生生又帶有詩意,啟發了不少藝術家的想像力。Dior先生生前很喜歡去看Cirque d’Hiver馬戲班表演;1955年,時裝攝影名家Richard Avedon就在Cirque d’Hiver為一代名模Dovima拍攝,她身穿Dior華服與大象一起上鏡,一殺那影像凝固成為現代時裝攝影經典,既表現出Dior時裝的美學神韻,亦展現巴黎訂時裝的瑰麗風華。1950年,英國的電視台到倫敦The Savoy酒店拍攝Dior時裝展,之後在報導中稱之為「‘Circus’ Comes To Town」 (馬戲班入城 來)。

到John Galliano擔任Dior藝術總監時,馬戲班主題就重複出現。其實,馬戲班演出前全體列隊上場巡行亮相,與時裝表演實在有異曲同工之妙。法國文化界巨擘Jean Cocteau及意大利名導演Federico Fellini(費里尼)都是Cirque Medrano馬戲班的知音人;Jean Cocteau與二十世紀藝術巨匠Pablo Picasso、Erik Satie及 Serge Diaghilev聯同編舞家Léonide Massine在意大利羅馬及拿坡里一起創作芭蕾舞劇《Parade》(巡遊),至1917年在巴黎公演旋即轟動藝壇 (Dior女裝藝術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是在拿坡里出生)。

說回今個系列,Maria Grazia Chiuri以當年的澎拜創作力量為靈感,2019春夏訂製系列的設計主題及圖像鋪排,藉著戲服、時裝與藝術以及Cindy Sherman的小丑主題作品而觸動關於馬戲班的記憶及想像。










春夏系列從重疊的圖像起步,女人皮膚的紋身令人想到維多利亞時期的露天馬戲班,這圖像變成緊身衣的主題圖案,在衣裙之下訴說一個個故事;一眾粉色匯聚組成變化無盡的色彩,就像Pablo Picasso為芭蕾舞劇《Parade》畫的帷幕色彩一樣,同時又象徵那封塵的舞台戲服。繡上或鑲嵌半透明珠片的半截裙縮短成芭蕾舞裙模樣,與馬戲班雜技人,馴獸師及騎師的服裝呼應。



Maria Grazia Chiuri以這些豐富的圖像譜寫她的時裝parade巡遊:闊腳褲、窄身褲、華麗連身衣、短褲配的透薄白裙綴以皺褶或絲帶,如經年月洗禮而磨損披邊,還有皮革緊身胸衣、水手條子服及取材自馴獸師服裝的黑色外套等;白色小丑服或簡潔或華麗,物料、刺繡及比例悉心組合;煥發全新面貌。











在時裝展中亮相的全女班馬戲團Mimbre演出扣人心絃驚心動魄,凸顯雜技人之間的信任。馬戲班是一個共融的國度,無分性別的小丑,某程度代表著平等及現今的社會思潮 – 美醜、出身背景、性別及年齡已不再要緊,最重要的是技術才華及無畏與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