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翼棄兵》女主角服裝穿搭、化妝髮型大解構:見證著一個女生的內心經歷
by Hazel Leung | 20 Nov 2020

Netflix影集《后翼棄兵The Queen 's Gambit》之所以好看,是因為和《Emily in Paris》一樣以女主角的世界為出發點,但后翼棄兵卻在輕鬆看劇之餘更深入探討了60年代的身份、成癮與女權主義等議題,加上女主角Anya Taylor-Joy零負評的精湛演技搭配上獨特的服裝造型,讓它成為必看新劇。



看過《The Queen's Gambit》的朋友,相信不難發現女主角Beth Harmon美輪美奐的衣服大多以黑、白二色為主。



造型師之所以有此決定,是希望透過服裝配色,透露Beth Harmon的世界僅有西洋棋的存在,即使在買衫時,潛意識亦讓她只愛黑白色衣服。除了這個設定之外,劇中女主角由孤兒院到被領養,再到後來養母離世,她的穿衣風格、妝髮都有著不同的轉變,亦是戲服設計師 Gabriele Binder 的精心安排,代表著一個女生的轉變。


從女主角服裝穿搭、化妝髮型看她的成長過程




女主角 Beth 小時候被送往當地孤兒院,負責妝容及髮型的Daniel Parker為了完美重現當年的風格,花了不少時間進行資料搜集。Beth Harmon在孤兒院中剪去一頭長髮,以齊蔭bob頭的形象成長。Daniel Parker表示這髮型是舊時孤兒院孩童的標準髮型。



被修養後的 Beth 開始入讀主流學校,當時喜歡灰色打扮的她,與同校女生的粉色馬卡龍穿搭相比,衣著亦明顯較樸素沉實。



多次被同學的嘲笑與養父的責備,Beth 的養母終於帶她到百貨公司添置衣物,但選擇的貨色都只是過季大賣場款。



而自從 Beth 參加了第一次西洋棋比賽獲得獎金後,她亦有了自主權,她用這筆治裝費購入了 1950、60 年代強調腰身的服飾,但潛意識驅使下她還是選了象徵棋盤的格紋的衣服。



隨著她參加更多更高階的國際賽事,她的衣著雖然還是選擇黑白灰,但選擇的布料質料愈見高級。



在美國拉斯維加斯公開賽的那一場,她穿了 V 領傘形連身裙配搭短版外套,她更把瀏海梳成旁分並微捲,亦是妝髮設計師 Parker 以 60 年代女星 Natalie Wood 為靈感,而為 Beth 這個角色設定的造型。



第二天當要對戰班尼,她換上了深藍色綴藍白條紋方領上衣,下身配襯了高腰白色傘裙。



Beth 到了俄語班同學的家過夜,早上醒來就算是穿上了別人的衣服,她的潛意識還是選了格紋圖案。



來到墨西哥比賽,當天她穿了中䄂黑色上衣與高腰細格紋傘裙,就連在酒店游泳時,她亦選了格紋泳衣。



隨着 Beth 的時裝品味逐漸成熟,到了美國俄亥俄州錦標賽,她穿了酒紅色外套,上衣她還是選擇了格紋圖案,但這次的格子擺脫了過往一貫的蘇格蘭紋,而是更富設計感的拼色格子圖案。



從養母離世後,Beth 的造型亦略有改變,從原有的過膝長裙改成短裙。後來因為認識了班尼的朋友兼模特兒,亦被她的時尚品味所啟發,Beth 的穿衣風格不再只是黑白灰。



Beth在巴黎錦標賽上,穿的那件洋裝就像是一件Pierre Cardin的洋裝一般,充滿了復刻的優雅感。



從巴黎回來老家他更開始穿上了褲裝及牛仔褲,從以往的短髮內卷吹成向外彎,以及貓眼眼線,後期濫藥與酗酒的情況嚴重,精神狀態不穩定的 Beth 更化了當年大為流行的名模 Twiggy 眼線。



最後一集到俄國比賽,下飛機當天她穿了沉穩的白色高嶺毛衣配襯黑色長褲及黑色長身外套,腰間係上了一條皮革腰帶令身形視覺線條更顯高瘦。



而多天的對弈,Beth 每天都穿著這件白底黑色幼間格紋外套,胸前白色拼色的設計與黑色皮革手套,亦提升整件外套的女王氣場。造型師如此解說:「她在離開莫斯科比賽時所穿的那件格子大衣是我們找到的一件漂亮復古單品,我相信這是安德烈庫雷熱Andre Courrèges與一位美國設計師合作的系列服裝之一。這是一件充滿自信的作品,我們希望透過它來呈現出一個極為俐落果斷的視覺效果。 」



贏出世界大賽成為棋盤上的皇后時,Daniel Parker便特意用上60年代最經典的鮮紅色,藉此展現出Beth Harmon最自信及最性感的一面。



最後一幕,Beth穿著白色的大衣,搭配白長褲與白帽子,以勝利者的姿態遊走街頭。當然,這個造型的想法是為了表達她現在已是棋盤上的皇后了,而棋盤也代表著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