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人妻的「偽善」美──謝安琪
by Hazel Leung | 10 Sep 2018


不少歌手在樂壇裡浮沉十年,說他們追夢又好,任性也好,他們都是在等一個機遇。剛出道時的謝安琪(Kay),音樂態度跟風格鮮明,很快讓她升格為天后;此時Kay卻選擇在事業高峰時退下來誕下張瞻,重返歌壇後卻又再從事業第二個高峰上宣布暫別樂壇,在2017年3月誕下女兒張靖後,就一直養尊處優;到近日一首 《人妻的偽術》,就揭示了我們的「平民天后」真正復出了!能夠令到以家庭為先的Kay復出,背後的契機是甚麼呢?

Juno數年間的打動

「今次這張大碟的製作過程都令我有很多體驗,首先,Juno為了這個專輯將很多自己的想法放在裏面,還有整個製作班底都是由他親自去挑選,甚至這張大碟在我休息期間他已經為我去揀選很多歌曲,可以說是他早幾年已經開始去製作這張專輯,就只是等我準備好,那我就可以加入,然後在整個畫面裏面,原來所有東西已經為我準備好。 這個體驗很特別,因為我過往做專輯一定不是這樣。而當中我參與部份,就是當我真的加入這個團隊的時候,我又有很多東西可以投入一起去製作。例如,歌詞想表達些什麼 內容或題材,他所做的東西就是好像做了一個電影場景,當主角來到的時候,其實那個過程是有很多即興的東西,就是好像我到了現場後,我便有很多空間去發揮,這件事是很新穎的,亦都時常令我感到很興奮!」

Kay與Juno的結緣,來自於2015年合唱《羅生門》,當時歌曲一推出後爆紅,讓甚多人頓感心裡一陣抽搐,令到當時眾人集體思念前度。他們會因為上次的合作而漸漸產生了默契嗎? 「我不知道我們性格上是否一凹一凸,但我們很明顯在衣服穿搭方面是一黑一白(笑)。其實我們的性格可以說是很不同,但有些東西卻很投契。我覺得最難得的是我們很了解對方,不論我們有很似或很不相似的地方,我覺得我們都可以很容易地溝通。我試過跟他聊天,聊到一些我很少會說的一些感受,聊到某一個時刻的時候,我在他面前哭了。我說了一些東西是我很少會跟別人說的,但那個時刻是可以很舒服的去跟他分享。我覺得這是因為他能夠給我信心,他除了在工作上很照顧我, 我覺得作為朋友,他也給我很多支持,所以我願意去開啟我自己的心靈去跟他說很多東西,他是一個非常可以信賴的朋友,這個是很難得的。我很感恩我在工作上有他去幫助我做很多東西之餘,其實在私底下成為朋友,他也很照顧我。」


Balmain tweed西裝外套.
Balenciaga 破洞牛仔褲.
Malone Souliers 黑色繫帶高跟鞋.
Gentle Monster [溥儀] 透明眼鏡.
白色T-shirt, stylist’s own.

探討女性主義

Kay的音樂作品多以香港民生為題材,如描繪露宿者悲哀的《愁人節》、談及保育問題的《囍帖街》、表達男女平等的《祝英台》、以及講及社會議題的《雞蛋與羔羊》,她的歌曲大多探討當下的社會政治敏感話題,往往引發樂迷討論與思考。正正是這種特質,與喜歡講故事的Juno不謀而合。

「我和Juno每天都聊很多關於創作意念的話題,例如我過往可能有一些題材很想做,但我一直都還未做,例如關於『偽善』,關於『女性主義』,就是女生在不同的人生階段,是否真的可以拋開很多世俗的眼光呢?或者社會給女生的一些規範去做她自己一些決定呢?而每當女生要做一些決定的時候,他夠不夠勇敢呢?或者他能否附得上代價呢?這一張專輯都說到這些題材,亦都會探討婚姻,探討男女之間的關係、感情,許多都是我之前沒有機會仔細地去表達的,所以這次在這張專輯裏面很深入地探討。」

說到女性主義,編輯認為由Kay來說最好不過,她既是「人妻」、兩個孩子之母,又是歌手,形象健康且熱心公益,曾獲選為香港十大傑出青年,亦廣受年輕人歡迎。由她的自身解構這件事最好不過了。「我有很多朋友,尤其是學歷較高的朋友,其實他們覺得自己的生活真的好好,她們會認為,『我不一定需要有一個伴侶』。 或者有一些是比較前衛的人,甚至會覺得 『我不需要一個固定的伴侶』。他們有很多想法,亦有一些是會去想 『我亦不需要去有一個伴侶才可以有小孩』其實有很多選擇的。 但如果一講出來,大家就會很驚訝 ,這個世界的接受能力是有偏差的,不一定這麼容易去接受。 有人會問,『那你老的時候該怎麼辦呢?沒有人去照顧你,又或者那你老的時候該怎麼辦呢?你沒有下一代,那你怎麼辦呢?』 很多很有趣的問題會去問這些女士。而我自己就覺得,我會尊重這些朋友的決定。我覺得如果一個人他可以獨立生存,他又很享受他自己的生活價值,那其實有沒有家庭、有沒有另一半、或者有沒有下一代,其實全部都可以是一個選擇。」




「凡事留幾分,夫妻先可以到老」

家庭與事業,向來難以取得平衡,但Kay卻把兩方面都處理得很好。加
盟了Juno的公司後,第一首新歌《人妻的偽術》於上月中派台,那個人妻,為了想與伴侶恩愛和被厚待,才戴起這副假面具,做個丈夫愛的她,說丈夫愛聽的話,但脫下外衣,赤裸裸面對自己心靈,卻發現就算再美好,這仍是人類的錯,無論幾多加侖的溫水沖刷,也洗不去心中的罪疚。派歌後,不少人妻都表示有共鳴。 


「《人妻的偽術》歌詞裡所講的是關於一對夫妻的相處,日常有些地方不可以說話說得太盡,不可以去得太尖銳,好像凡事留幾分,夫妻先可以到老。很出奇地這首歌推出後,其實有很多在我心目中很坦蕩的夫妻,他們各自都會跟我說,『你這首歌好準確,我平日都是這樣的。』其實我都好驚訝,很多我心目中覺得最直白、最直接不兜彎的人,其實原來他們都會,他們都會有自己所謂偽善的一面,但是是善心的,出於善意保護對方的感受去做的。」

關於偽善,Kay自有一套睇法。「我自己有把尺去量度自己的偽善程度,我把尺就是不能說謊,我如果要和你相處,我可以好客氣,但是客氣到一個程度是,如果有一句說話我知道不是我內心真誠地說的 ,我就不會說,我就不會說這番說話,我可以婉轉、兜圈、剪裁,但是我不會說不真心的東西,這是我的底線。我覺得我這樣做人方式我是舒服的,甚至乎婚姻裡,我都會是這樣的,我都會遷就對方去說話。例如他問我:『大不大隻?』我會即刻說『大隻!』我都不會說:『還差小小 !』我不會這樣的,哈哈。」 而這張專輯其實有一個隱藏的故事在裏面,其實是有故事性的。 所以《一個女人和浴室》其實已經揭開了一個小小個牌面去給大家知道, 想知道故事的發展,可在之後Style by Be與Juno的專訪中,尋找它們的關連及關係。




後記:
謝安琪的美,不止於她的外貌。她的親切、她的修養、她的素質,更是讓人喜愛她。時常在想,若一個歌者或藝人,在行十年仍然沒有陳腔濫調,反之充滿熱誠地把自己最好、最新穎的呈現出來,是如何的瑰寶,我們更應該好好珍惜。






Photography: Matt Hui

Guest: Kay Tse

Styling & content editor: Hazel Leung

Makeup: Khaki Yan

Hair: Nick Lam

Fashion assistant: Sean Hsu

Graphic Design: Zoe So